“全泰总是很努力呢,为了大家挺身而出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有时候也会失去控制,但是也都是为了大家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,因为神明总是看着努力的全泰哦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我?总是看着全天?”全泰说。

    “放心,全泰不孤单,神会好好守护全太的,神就像是温柔的老太太。”安琪说。

    “温柔的。”全泰说。

    美兔:‘神不是帅哥吗?’

    “安琪的神,每个人都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太方便了,实在可疑。”小吉说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不嫌弃的话,全天也加入学生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??煲布尤胙??,有全泰同学在就可靠多了。”白银说。

    “嗯,为了学院的和平运用你的力量。”梦野说。

    “大家需要你哦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懂了,全天也加入哪个学生会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在那之前,你们说的学生会究竟是什么?”林潇说。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,安琪同学就将我们找过去,讨论该怎么才能杜绝自相残杀。”

    “找了我,机望,转子,白银。”

    “让安琪当学生会长,组成才囚学院学生会。”

    林潇说:“学生会?”

    “在安琪的领导之下,我们决定要团结一致。”

    “行动宗旨是杜绝杀戮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学生会要建立和平的学院。”梦野说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安琪你是会长?”林潇说。

    “对,因为大家之前都各说各话,根本没办法有结论。”机望说。

    “你好意思说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过,虽然是学生会长,但也只是形式上的,学生会的方针都交给神来决定。”安琪说。

    “不过唯有能和神对话的安琪同学才配当学会会长”机望说。

    “嗯,说的没错。”梦野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跟随安琪。”白银说。

    “啊哈哈,谢谢大家,神也很开心哦。”安琪说。

    “哎,大家都被洗脑了。”

    小吉说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,没想到安琪同学的势力不知不觉已经变的这么庞大了,不过仔细想想也说的通呢,毕竟这里具备了信仰神的条件。

    被无可避免死亡玩弄的不安,想要解脱的念头就是根源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就是利用这个大家想要依靠的办法,企图掌控整个学园。”小吉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利用!学生会长只求这所学院和平,我们则是赞同她崇高的精神。”机望说。

    “对。?蛔寄闼笛??岢さ幕。”

    美兔;“一下就被洗脑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。?婷幌氲,转子也会参加那个学生啊。”小吉说。

    “嗯,为什么?”转子说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跟安琪同学不是为了梦野同学经常意见不合。”真宫说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关系,转子我也终于发现神的伟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?八祷乩锤詹潘档侥抢,哦,说到死者复活呢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这件事情就全部交给学生会吧,只要让神来决定就可以放心了。”安琪说。

    “放心?”林潇说。

    “可以放心。?竦木龆?隙?梢苑判牡。”梦野说。

    “嗯,神不可能会错的。”白银说。

    “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认真的吗,我觉得死者复生什么的,绝对是陷阱。”小春说。

    “啊哈哈,没问题的,只要大家不要想离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气氛是很难接受我们的意见了。”真宫说。

    现在气氛确实不对,但是如果是平时的他,肯定会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百田你怎么了,从刚才开始就不说话。

    最后,主导权还是握在了学生会手中,根本没办法阻止。

    雨丝就地解散,各自回到了房间。

    什么转学生死者复活,学生会怎么一大早就碰上了这么多沉重的话题。

    说着这种话,抱怨东抱怨西,虽然很容易,但就算在这种情况下,应该还是有自已能做的才对。

    得要去找出来才行。

    很快来到了夜晚时间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又要去锻炼了,百田没事情吧。

    才刚说完,就来按门铃,应该没问题。

    打开了门以后,看到的人却是小春。

    “。?〈和?В俊包br/>
    “百田身体不舒服,说要休息,叫我们2个人锻炼。”

    ‘啊就我们2个人。’

    “那样死缠烂打叫人陪他一起,结果却自已偷懒,这家伙未免也太随便了吧”小春说。

    “不过百田他身体好像真的不舒服。”林潇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实在帮他解释。”小春说。

    “嗯,也对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这个了,我们快点开始吧,我也不是专门来找你聊天的。”小春说。

    应该说,真的要俩个人一起练习吗?

    于是,这天就只有林潇和小春同学俩个人一起锻炼。

    “哎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锻炼身体,我不觉得侦探需要接受这种锻炼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说的也没错啦,只是我觉得去思考需不需要,好像也没有意义,总觉得看着百田的举动让我又这种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。?貌换嵊械愠绨菽歉霰康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说不上崇拜,不过至今为止,我身边还没有见过他这么拼命的人,于是觉得他的这一点,或许就是我的不足之处。”

    林潇说。

    “哎,听男生讨论男生,比想象的还要恶心啊”小春说完,就突然起身。

    “1OO下,做完了哦。”

    小编一边拍着手上的砂,一边面无表情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那么快。”

    “俯卧撑1OO下根本很轻松好吧,以前我可是被逼着做到失去意识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多少明白你说的,像他那样做每件事情都是多余的人,反而让我有点羡慕。

    因为我一直以来都填鸭式的被塞满必要,为了将我塑造成应该有的样子,不够则补,多余的则直接舍弃。”小春说。

    “用这种方式被创造出来的我,究竟是什么?不是我自已想成为这样,而只是被塑造成如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德行,真的有资格称为人类吗,我觉得机望比我更像人类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那也是没办法的,毕竟我只能证明做,我说这些干嘛明明和你没有关系。”小春说。

    林潇说:“不过,我或许有类似的惊讶,我也从来没想过要当侦探,其实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份讨厌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觉得接着揭穿别人的秘密来赚钱,根本差劲透顶,不过如今却开始觉得如果自已的能力能对伙伴有所帮助,或许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多亏了小枫同学和百田,我才开始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问你这些。”

    小春同学用听起来觉得很无趣的口吻说完后,便转身迈开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小春同学,明天见了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回应林潇的话,直接朝着宿舍走去。

    “好,我也做完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还是有点担心百田呢,他从早上开始就看起来有点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希望只是身体不舒服而已。

    ....

    “欢迎回来小春,你终于回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小春也真是的,这样不可以哦,怎么可以在夜晚时间到处在外面乱跑。”安琪说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?为什么?这样应该没有违法校规吧。”

    “黑白熊订的校规不重要不过之前女仆同学犯下的事件,是在夜晚时间呢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事前禁止在夜晚时间外出的话,应该就可以防范那起事件发生了。”白银说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学生会正在考虑限制大家的夜晚时间。”机望说。

    “限制行动,可是那样一来,不就没有个人自由可言了吗”

    “小春这样说不是很奇怪,自由和生命究竟那个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大家想要过着和平的学院生活,要先想办法消除彼此心中的不安和猜疑才行呢。”安琪说。

    “神明是这么说的哦。”

    转子:“特别是其他人正面害怕小春,希望你可以躲留意自已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为了维护学院的和平啊。”梦野说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起来后,林潇打算去餐厅。

    ‘早安,林潇。’小吉说:。

    “嗯,早安。”

    “你该不会是打算去餐厅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,自从女仆同学死了以后再也吃不到他帮我们准备的美味饭菜了。”小吉说。

    “真的话好想念妈妈的味噌汤吧。”

    “女仆可不是你的妈妈哦。”林潇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?闼嫡庵钟孟ジ窍胍仓?赖幕白鍪裁矗俊毙〖?。

    “我先走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“早安,小春。”

    “哎你没怎么样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没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如果不知道的话,我就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你突然这么说我反而更好奇了。”林潇说。

    “昨天我正打算回房间和学生会的人撞见了,他们说叫我不要再夜晚时间外出活动。”

    “嗯为什么,这样又没违反校规。”林潇说。

    “之前女仆不是在夜晚时间吗?这好像就是他们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又搬出那一套说什么神明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神明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这样放任安琪下去的话或许不太妙,如果只是剥夺大家的自由就算了,之后搞不好还会。”小春说。

    “嗯,安琪应该也不想听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的确不觉得这样下去是好事情,如果学生会继续失控下去,在大家之间造成间隙。

    或许会因此让事情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就这层意义来说死者复活真的是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“早安。?婀。”

    “早安,你也来吃造成。”

    “真宫也是?”

    “。?缘。”

    “吃玩意后我还要去调查和整理,有空的话,请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很费工夫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在做的时候一点都不觉得辛苦,书架和宝库一样。”真宫说。

    “除了规划总东西没还有记载有趣的文献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其中最让我感兴趣的还是隆重之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总之我希望将这些整理成一个体系,怎么样,你愿意帮我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如果我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空再帮我,就着啊也能够。”

    真宫开口闭口都是这样呢,好像着魔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。?劳猛?г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如何,一大早就在那叽叽喳喳,本小姐还很困好吗。”美兔说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又熬夜玩电脑了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那个真的很棒。?2幌吕春寐。”

    美兔同学家里到底是怎么教的?

    来到了餐厅,众人都在。

    然后,听到怒吼。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,凭什么擅自做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擅自。?芯??衩鞯男砜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经过神明的也许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懂学生会但是是不是做的跳过头了。”真宫说。

    “这是为了维护和平。”机望说。

    怎了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就算能摆脱神明是处于无奈,但是是一来也不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依赖是没有思考能力的废人会做的事情,我们可以依赖的。”

    真宫说:“只有哎。”

    “泰然自若的说出这种恶心的话,真是棘手。”

    不管如何,这阵争执是怎么回事,先问问百田比较好吧。

    小吉:“马上就吵架了,但是也在预料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去阻止百田彼此咆哮,谈话进展不了。”小春说。

    “居然没问过本小姐就恣意妄为。”美兔说。

    “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大家要生气,明明只要证明做就可以过和平的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学生会的决定,是考虑了大家的事情之后才决定对”

    学生会的决定吗?

    “这是为了和平,林潇你也希望这样啊。”机望说。

    梦野;‘和平是最重要的,学生会为此活动,这个决定是为你们着想。’

    “到底为什么要生气,这可是得到神明的许可了。”

    “百田怎么了,你们子啊炒神明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做了不得了的事情,擅自封锁了链接地下道的地道入口。”

    “封锁了那个入口。”

    “全泰放了很多瓦块哦。”

    “也可以用我的魔法消除,但这次交给了全天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啊有那个地道入口在,就没办法舍弃想离开的心情吧。”安琪说。

    “就是,我们应该彻底忘记那条地下道的事情。”转子说。

    “可恶没有询问过我们的意见,就直接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问大家的意见的话,事情就无法展开了,既然安琪可以听到神明的声音,肯定会指引我们。”白银说。

    “啊这下为时已晚了,这种不起眼的家伙都沉迷进去了。”美兔说。

    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